瓮福:从买技术到卖技术 从卖产品到卖标准_邢台时讯网
瓮福:从买技术到卖技术 从卖产品到卖标准
分类:产品运营 热度:

初冬时节,在福泉市的瓮福化工公司磷酸生产车间内,十多个工作人员正忙着将生产好的工业级磷酸装桶;另一个车间,自动化皮带在不断输送磷肥。

“这瓶是肥料级磷酸,只能用于生产传统磷肥,附加值较低;这瓶则是工业级磷酸,市场前景广阔、经济效益较好。”瓮福化工公司经理李红林拿着两瓶磷酸产品说。

两瓶截然不同的磷酸产品,正是瓮福转型升级的一个缩影。从创建初期只能生产普通磷肥,到向精细化磷化工领域延伸,从买技术到卖技术、卖产品到卖标准,从整个磷化工行业的“粗放式”生产到发展与生态保护两手抓……20多年来,瓮福走出了一条持续创新发展的绿色化新路。

 变革:两次转型升级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国高浓度磷肥完全依靠进口。“为提高粮食产量、保障粮食安全,当时国家决定花300亿元在全国建五个高浓度磷肥基地,瓮福矿肥基地是其中之一。”瓮福化工公司党委书记陈强回忆说。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瓮福依靠从国外引进技术、工艺等,在艰难中建成规模80万吨的重钙生产装置。但重钙是单一元素的化肥,随着社会发展和国内外对肥料多样性的需求,生产高浓度磷肥成为市场趋势。

2000年,瓮福开始对生产重钙的装置进行改造。“建设初期我们就预判到重钙肥并不能完全满足市场需求,所以在建设重钙装置时预留了两个位置,既能生产重钙又能生产磷铵等高浓度磷肥。”陈强说,初期的“留一手”为之后的装置改造升级提供了便利,瓮福成为全国第一家开始改造重钙装置的肥料基地。

装置改造后,生产规模从10万吨增长到120万吨,瓮福的生产车间越来越大,磷化工生产装置种类越来越多。然而,随着国内的高浓度磷肥如雨后春笋般涌现,高浓度磷肥开始过剩。2004年,瓮福通过自我创新和引进国外技术,生产工业级和食品级磷酸,向精细化磷化工领域升级转型。

这一变,变出了新气象。2017年,瓮福磷化工产品营收和工业总产值首次超过传统化肥产品;今年1至10月,磷化工毛利占比达59.59%,而传统化肥仅为31.13%。

开放:拥抱“一带一路”

2007年,凭借自主创新的选矿专利技术,瓮福击败17家欧美企业,中标当时全球规模最大的磷肥工业项目——沙特阿拉伯国家矿业公司磷酸盐工程1200万吨/年选矿工程总承包项目,合同累计金额约5.6亿美元。

凭借沙特项目积累的经验,2013年以来,瓮福积极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在磷矿采选、磷复肥及磷化工项目上开展合作,突尼斯、南非、埃及等国陆续启动了与瓮福的意向性合作洽谈,使瓮福的国际竞争力不断提高。

从买技术到卖技术,从卖产品到卖标准,瓮福依托自有核心技术实现在世界磷化工行业的角色转换。目前,瓮福已形成磷酸净化技术、磷矿伴氟碘资源回收技术、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技术等五大核心技术,成为业界首家大型成套湿法净化磷酸工艺技术拥有者及行业最大产品供应商,全球唯一一家掌握从磷化工生产过程中回收氟、碘技术并进行深加工的企业。比照瓮福磷石膏堆存经验编制的《磷石膏库安全技术规程》已上升为国家标准,填补了磷化工行业废渣库建设标准的空白。

“近五年,我们申请专利700件,授权专利495件,较之前翻了一番。”瓮福(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何光亮说。

生态:推动绿色化发展

瓮福马场坪工业园区发财洞水处理装置,污水处理系统高速运转,将高浓度含磷水抽出后,经过中和、沉降等工序进行处理,直至达标,旁边的浪坝河干净、清澈,与山腰上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字样相映成趣。

“以前发财洞的河水浑浊,周边的草木是灰黄的,空气中还有股刺鼻味,河水两岸种的苞谷都不大个。”马场坪办事处三堡村村民姜恩元说,他见证了浪坝河从被污染到经治理变干净的过程。

马场坪因磷矿开采加工而兴旺,繁华时有20多个磷化工企业汇聚,瓮福便是其中之一。2013年,瓮福监测发现,企业磷石膏堆场内的磷通过地下水渗漏进入了浪坝河,进而对福泉市多条河流造成环境污染。

2014年,瓮福建成投用发财洞第一期污水处理设施,之后又追加两期,加上运行费用共投入1.2亿元。除了在末端兜底,瓮福还稳步推进源头管控、中端分流。

磷石膏是磷矿生产磷肥时留下来的废渣,主要成分是石膏,由于技术所限,按照国际惯例,都进行堆存处理,很容易对水体产生污染。“远处的黑色膜,是一种进口的防渗材料HPDE膜,可防磷石膏水渣渗漏而污染地下水。”磷石膏运行部经理肖波说。

“环保投入是一笔长远账,绿色化发展,瓮福一直在路上。”何光亮说。(刘健)

上一篇:首届中国工匠精神50人论坛在京召开 下一篇:广州中冶·逸璟台叠墅组团【天地美墅】已于11月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